欧美 日韩 另类 国产 亚洲|狠狠综合久久久久精品网站|999热久久久都是精品|无码专区狠狠躁天天躁

                            聯系我們 在線留言

                            工程總承包有什么特點、哪里有風險,又如何推進?

                            閱讀次數: 922 發布時間:2020-12-24 作者: 中民匯聯實業有限公司( http://www.6dpaaf8z.cn/) 二維碼分享

                              工程總承包作為施工企業一個重要的主題炙手可熱,它會帶來整個市場、企業機制包括企業發展的重大變革。如今國家要推行EPC,問題在哪里?難點在哪里?中建政研專家委員會委員、2017版《建設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規范》編委、中國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李君就這一問題進行了闡述。

                              從國際工程市場來看,工程總承包已經不是新鮮的事物。但是由于我國涉及到的各項因素比較復雜,特別是目前市場的資質格局與專業機制設置是分割的,這種市場格局與機制設置不僅不利于EPC的發展,而且是市場化改革的巨大障礙。如今國家要推行EPC,難點與問題非常多,關鍵在于從體制上需要做出巨大的突破,而這種突破可能承擔不小的成本和代價。

                              雖然工程總承包的優勢多,但是風險也大。目前國內真正意義上的工程總承包項目很少,不規范的EPC項目(假EPC)卻比較普遍。江西宜春豐城電廠三級工程發生惡性死亡事故,其建設模式就是EPC(假EPC),它的總承包單位是武漢的一家設計院,出事的是河北的一家建筑公司,其總承包過程沒有形成設計施工一體化的實施機制,還是傳統分隔式的總分包模式,項目管理風險十分明顯。這個案例體現了假EPC的明顯弊端。

                              EPC的核心是效率,靈魂是創新

                              目前中國許多的EPC不是真正意義上的EPC,不僅把EPC的優勢減小了,而且把EPC的劣勢放大了,這是十分令人失望的事情。那么EPC的優勢到底是什么呢?答案是:除了效率,還是效率。真正的EPC可以讓業主充分獲得投資回報的高效率,比如工期短、質量好、成本低。工程總承包模式既可以讓業主通過減少發包而大大提高工程效率,又可以使承包商利用自己的專業優勢繼續提高工程效率;業主有效率,承包商也有效率,這種效率的來源和本質是什么呢?是把業主項目管理的外部利益關系轉化成總承包內部利益關系。實現了業主與承包商項目管理的優勢互補。

                              過去業主的項目管理之所以效率低,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為業主服務的合作方、施工方、勘察方、設計方、監理方都是業主的外部利益相關方。外部利益首先講求的是利益平衡,利益不平衡是沒有辦法做事的。而總承包商實施工程總承包則不同,工程總承包的勘察、設計、采購、施工、試運行是總承包商的內部利益關系,內部是先做事后講利益,因此具有本質意義上的效率。

                              但是目前我國工程總承包的現狀恰恰在這一點上不符合效率的基本條件。往往是設計院把總承包項目承接下來,設計院把施工分包出去;施工企業把總承包項目承接下來,施工企業要把設計分包出去,形成了主體工程、關鍵工程的總分包關系,這些模式說到底還是外部利益關系。這種利益關系會大大降低效率,它和規范的EPC不是一回事兒。當然目前作為過渡,這種總承包方式是可以接受的。因為需要給設計院、施工企業以轉型的機會。

                              EPC為什么能夠比施工總承包更有效率?因為通過這種方式能夠遴選出有效率的競爭優勝者。一方面,EPC總承包商需要有自己的空間,只要競爭力足夠,在EPC的平臺和舞臺上,就有可能創造奇跡。另一方面,如果業主像施工總承包那樣一一的列出招標要求,甚至把圖紙和清單都做得很細,承包商必須一一響應,屬于符合性投標,總承包項目還有創新可言嗎,還會有效率意義嗎。其實,EPC活的靈魂是創新,正因為它的招標條件很靈活,才有可能有創新,才具有提升效率的空間。

                              工程總承包雖然優勢明顯,但是其有效應用需要具備實實在在的基礎條件。一是信用,缺乏信用的總承包是最危險的;二是政策,沒有合理的政策環境,總承包同樣是危險的。三是EPC需要有經驗,招標人和投標人必須有經驗才能使用這種模式,否則風險不可控。只要有經驗,就可以把已經遇到的風險提前預防,從而把EPC模式的風險控制在合理的范圍內。正常情況下工程總承包的發包方與承包方都應該是有經驗的,同時在項目前期的時候就應該完成項目工程總承包的可行性評審,所以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沒有圖紙進行工程總承包招標是完全可行的。

                              對于業主來講,規范的招標應該給承包商一個更加寬闊的、適宜創新的空間。歸根結底,效率來源于不斷的創新。如果業主的招標文件做得比較好,就可以引領承包商在投標時制定出創新的方案。例如,基本的招標條件可以根據項目建議書或者可行性研究報告設定為工期不長于720天,質量標準不得低于國家最低標準、功能越完善越好,投資在10億元以下……承包商則可以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承包商應該報出有競爭性的方案,工期如何控制在720天以內,質量如何按照業主的要求不斷創新完善,投資還能得到有效的管控?這里需要創新,比如有的投標人560天就能完成,有的600天完成,還有的投資控制在8億元以下……那么業主對承包商的投標方案如何評估?到底以什么標準來衡量?這是業主評標的難點。但是如果是有經驗的項目,這個不應該是問題。工程總承包的發包過程,實質是伯樂與千里馬的博弈過程。業主是伯樂,承包商是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卻不常有。因為創新可能是業主需要付出代價的。

                              EPC創新的起點是理念的轉變

                              作為業主,在目前條件下,如果工程要安全,最好用施工總承包模式;要想有效率,最好用EPC模式。工程總承包模式,很大程度上的難點在于理念。一方面現在很多業主的理念還停留在用施工總承包的模式來思考建設,另一方面施工企業仍然依靠按圖施工的方式進行經營管理。當前關鍵要解決的是按圖施工向畫圖施工的轉變。畫圖的過程其實又是優化創新的過程,承包商特別是施工企業在做圖紙的時候,要進行大量的方案比對,結合實際經驗,會找到不斷優化的理由和方法,這個過程就是提高效率和創新的過程。目前施工圖設計仍然存在資質制度的問題,但是提前未雨綢繆是必須進行的工作。前提是理念要轉換,不能總想著照圖施工,理念不變一切無從談起,總承包真正的創新起點是理念的轉變。

                              作為承包商,當前最基本、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定位,比如承包商具備業主的市場思維嗎,具備業主的投資思維嗎,具備業主的管理思維嗎?施工企業在這方面是很弱的,將近70年的設計與施工分家的施工方式已經把承包商的思維一點點固化,理念一旦形成很難在短期內改變。但是如果要做工程總承包商,若沒有這種新的定位,不能給業主帶來他想要的東西,就沒有資格做工程總承包。

                              施工企業最薄弱的環節是設計。但是設計是業主需要的形成面向市場產品的關鍵過程,沒有這個能力,何談工程總承包?現在很多企業做EPC,喜歡把設計分包出去,只要拿到圖紙就可以了。如果施工企業總是以這樣簡單的方式承包項目,你能認定這是一個真的EPC嗎?如果我是業主我都不要你,業主干脆直接找一家好的設計院不是更為直截了當,因為至少便于業主的控制過程。玩假EPC不可能長期獲得業主的信賴,而且必將損失企業提升競爭力的時機,所以轉變施工企業的思維是至關重要的。

                              歸根結底,總承包的定位是需要為業主解決市場化的問題,即總承包項目是業主想要的,它必須有商業價值,這才是成功的,這是施工企業必須要具有的能力。特別是勘察、設計、采購、施工、試運行的整體集成優化的能力,也是難點。比如,現在對于北方來說環境管理太重要了。地方政府為了保護環境,大大限制冬季施工的時間??偝邪桃荒曛挥?到8個月的施工時間,有四五個月要停工,工期的問題怎么解決?因為停工耽誤業主投資,總承包商有沒有辦法把工期的損失彌補回來?這也是總承包商應該具有的提高項目商業價值的基本競爭能力。

                              值得指出的是,投入與產出的合理比較是工程總承包成本管理的基本理念與價值觀。EPC不是簡單的成本工程,而是價值工程,不一定是成本越低越好,投入和產出比合適才是最好。比如如果多投一個億導致產出10個億回報,就具有明顯的商業價值,這就是性價比的概念,在這一點上傳統施工企業的理念必須重點突破。

                              EPC管控難點與合同風險防范

                              工程總承包實施方式的核心稱為融合集成。設計施工一體化需要在動態過程提升一體化的效率,一邊設計一邊采購一邊施工。在動態中提高效率,這是工程總承包的一般特征。當然這是有條件的,勘察設計采購施工試運行全過程與質量、安全、工期、環境這些指標及目標,需要總承包商合理高效的融合在一起。

                              第一,目標與策劃。融合首先在于策劃,因為并不是所有的工序過程都能融合和集成,有些過程必須先設計再施工,但有些過程能一邊設計一邊施工,它需要識別和確定,這是風險點。

                              第二,集成階段合理的劃分。為了規避沒有圖紙就施工的風險,必須嚴格識別相關風險,合理確定集成階段,確保接口科學,集成適宜。

                              第三,做好工程的集成化實施,這也是個難點。目前別說設計院和施工企業之間,就是施工企業內部的設計部門和施工團隊的融合也是分割分離的比較多,還是你是你我是我,,沒有形成一體化的機制,這哪是EPC呢。最近國內非常有名的設計院,在EPC領域做了將近20年,成績斐然。為了要做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總承包商,這個設計院兼并了一個施工企業,但是內部仍然是傳統的設計施工分割的機制。因為其主導的是設計,所以設計院在工程總承包投標報價的時候是設計費用比較高,從而壓低施工費用的報價,形成了施工部門收入較低的情況,不僅內部的利益不平衡,而且事實上無法形成真正的集成化競爭機制。

                              在集成化的過程中,設計、采購、施工、試運行的工作界面控制是EPC的重中之重,這個環節是不能出事的,最近出了很多EPC的質量安全事故,說到底是工作界面出現了問題。工作界面是利益的博弈點,往往在工作界面處出事。這就是我們現在需要管控的難點。

                              工程總承包合同是總承包項目管理的重要內容。在合同風險防范方面管理的內容主要包括:

                              第一,合同條款的合理設置,業主和總承包商的責權利分配。目前的過渡階段,我們國家的政策配套出的很多。我們的合同條款在設置的時候,需要考慮政策的影響,分清主合同和分合同之間的關系,需要界定合同類型。

                              第二,合同范圍的合理界定。一般情況下,EPC的合同是包死合同,這是業主規避風險的需要。但是在桂林那樣很特殊的地質構造特殊的地方施工,有大量不明溶洞,勘探不準,不知道地下是什么,有可能突然出現了大量的水,從而導致事故的發生。像這種情況,合同范圍是不是包含在總承包范圍之內,這都是風險點。

                              第三,質量標準與產品功能的合理確定。工程質量強調功能需要不斷完善,增加業主的滿意度。但是過剩質量是不值得提倡的。作為總承包商,設計方案給業主帶來的質量回報是適宜的,一定是要有用的,沒有用的過剩質量一定要規避掉,過剩質量是浪費。

                              第四,合同價格的合理確定。一般是經驗比對,再加上投標方案的競爭性。業主在這方面需要有自己的評標團隊。當然,目前業主在這方面很缺乏資源。能夠做一體化的承包商幾乎沒有,評標專家從哪兒來?這又是另外一個風險。

                              目前,很多的總承包合同面臨一個復雜的市場條件,比如去年到今年鋼材瘋漲,工程剛接手,能給你補嗎?很多的EPC索性終止合同,重新招標,新的合同按新的市場價定價,里外里耽誤一年。這種做法是合規了,但是大大降低效率。

                              第五,合同履約是基于信用。在整個的履約過程中,業主如何管呢?總承包講效率的前提是業主的信任。在工程總承包條件下,業主不應該過多地干預承包商,干預地越多越影響效率。所以業主應該在這個問題上放權,當然,前提是業主信任總承包商,如果不信任,就不應該采用工程總承包這種模式。

                              第六,合同履約的重要基礎是設計。設計是最重要的一環,合同履約過程往往博弈的是什么?是設計圖紙。工程總承包商設計施工一體化,業主怎么能夠客觀、科學地判斷圖紙是對還是不對呢?這對業主本身就是風險也是難點。更加重要的是,這個過程需要總承包商提升自己的設計能力,如果你的設計太爛,讓業主一審就是問題,那沒什么可說的;如果你做得比較好,一次能通過,有理有據有節,即使業主刁難,總承包到哪兒都會贏,關鍵是你的設計能力要切實提升。

                              工程總承包的推進

                              工程總承包的推進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

                              第一,目標導向。真正的EPC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不會在短期內實現。施工企業最現實的選擇是,首先解決施工圖與施工的融合集成。由于計劃經濟的原因,施工企業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照圖施工,現在要改變這種格局,做到設計施工一體化,關鍵在于設計團隊和設計人員?,F在的施工企業團隊都是照圖施工訓練出來的,連基本的一體化思維都沒有,這是必須要盡快解決的。要以設計施工一體化目標為導向,做好整體安排。

                              第二,要確保系統平衡。目前的總承包系統,無論是總承包的內部還是外部都有不平衡。從外部來講,發包商對EPC也不平衡。從承包商的情況看,承包商的內部平衡嗎?現在一些設計院的EPC怎么做呢?內部任命一個項目總經理,設計經理、采購經理、施工經理都是兼職的,設計經理把項目做完以后,交給EPC總經理,他忙別的設計去了,EPC總經理發現圖紙有問題,又找到這個設計師,設計師說我這手里的設計都著急,你得等10天,它還有效率嗎?現在許多的設計院連設計都不是一體化的,而是兼職在做N個設計項目,那么每個總承包項目能有質量嗎?大家都“朝三暮四”,無法做到對每一個項目的專心致志,這個項目還有效率嗎?如果不形成一個像施工這樣的專門項目團隊,EPC的風險就太大了。因此,這種不平衡是需要工程企業盡快解決的,解決的關鍵是解決團隊一體化的問題,自己能做設計、能做施工,形成一體化的專業團隊,這是基礎。

                              第三,聯動融合,應該和業主一起集成,互相理解、互相支持。業主與承包商內部都要融合,要把它形成一個真正適合總承包的內部環境,業主方與承包方相互理解、相互支持,這樣才有可能推進這個事業。

                              第四,全過程咨詢的建立。在大力推進過程總承包的同時,業主需要全過程的咨詢降低風險,以應對總承包帶來的機制風險。因此承包商需要關注全過程咨詢的改革與發展,做到心中有數、未雨綢繆。

                              工程總承包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許多制度需要配套實施,包括招投標制度的完善、施工許可制度的完善、工程設計制度的完善、政府監督方式的完善等,從而系統提升工程總承包的效率與效益,這些是推進工程總承包不可缺少的重要外部條件。